•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吴琚:米芾书风的忠实追随者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695次浏览 0个评论

       南宋中期的其他书法名家
         南宋孝宗、光宗、宁宗三朝,自乾道而至嘉定的六十余年间,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催生了文化的大发展。期间的书法名家,除了前面所曾论述到的乾道、淳熙四大书法名家陆游、范成大、朱熹、张孝祥外,一代名卿虞允文、王淮、汪应辰、周必大、张孝伯等均能书且有书迹传世,一代文士尤袤、张栻、吕祖谦、楼钥、辛弃疾、叶適、姜夔等也善书而有书法佳作。此外,吴琚则是米芾书风的忠实传承者,其艺术成就丝毫不逊色于米友仁。兹择其中身份与艺术成就均具有书法史代表意义的若干名家加以阐述。

        吴琚:米芾书风的忠实追随者

        南宋中期书法名家,“陆、范、朱、张”四家之外,书法史上声名最隆者当属吴琚。吴琚也是南宋时代为数不多的以毕生才情主要致力于书法的人物之一,其以追随米芾书风而燕得书史一席,可谓是书法史上的一个典型。

        吴据(生卒年不详),字居父,号云壑,汴(河南开封)人。吴益(1124-1171)之子,高宗吴皇后之侄,母氏为秦桧长孙女。乾道九年(1173),特授临安府通判。约淳熙十三年(1186)前后,以尚书郎部使者总管淮东军晌,换资至镇安军节度使。光宗朝,曾知荆州、襄阳府、明州兼沿海制置使,拜少傅。宁宗即位后,历知鄂州、庆元府,进少师,判建康兼留守。卒谥忠惠。《宋史》卷四六五《吴益传》有附传。

        吴琚主要活动于12世纪后半叶。虽然出身外戚之后,但并非纨绔子弟,而是专意才艺,洁身自居。史记其曾师事永嘉学派学者陈傅良(止斋,1137-1203),据《宋元学案》记:“止斋在太学,(吴琚)执弟子礼,惜名畏义,不以戚畹自骄。范石湖、陆放翁辈引为师友,项平甫辈则其客也。”叶绍翁《四朝闻见录》卷二记其逸事甚详,如有记日:

        公之客,曰储用、项安世、周师稷、刘翰、王辉、王明清,晚得王大受,辍子侄官授之,凡游从皆极一时之彦。公他无嗜好,居近城,与东楼平,光皇为书扁以赐,不名其名,而名其官,楼下设维摩榻。尤爱古梅,日临钟、王帖以为课。非其所心交,足迹不至此。

        吴琚一生表现出多方面的才艺。能诗词,有《云壑集》,惜早佚,唯见《四朝闻见录》录七律一首,诗曰:“四朝握遇鬓徽丝,多少恩荣世少知。长乐花深春侍宴,重华香暖夕论诗。黄金籯满无心爱,古锦囊归有字奇。一笑难陪珠履客,看临古帖对梅枝。”《全宋词》收录其词数首。又能作墨竹,《图绘宝鉴》记其“尝作墨竹坡石,品不俗”。

        吴琚诸艺,均为书艺所掩。自宋、元以降,几乎所有的书史典籍都记载了他的事迹。当然,这些记载大同小异:

       谷中云:吴琚工扁榜,鄂渚有“压云”二大字,极工;又有“天下第一江山”字,亦其所书。(董)史尝见“压云”二字拓本,初疑为于湖(张孝祥)得意书,大略可与宝晋(米芾)“琴台”字比。又“天下第一江山”,疑米老书者,及得谷中录示,始知又有琚之书也。

        吴琚……性寡嗜好,日临古帖以自娱,字类米南宫。以词翰被遇孝宗,非它戚属比……世称“吴七郡王”,汴人。

        吴琚学书,以临写“钟、王古帖”为日课,但其传世书迹所传达出的强烈信息是“极类米芾”。对此,曹宝麟曾有精当的阐述:“吴琚是米芾的忠实追随者。他不仅书法纯学米体,而且宦迹也喜辗转于米氏的祖籍地襄阳和归宿地镇江之间。身为贵戚豪族的他,养尊处优的条件和机遇,包括书学在内,自然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望其项背的。他居然能凭借内戚的恩宠蒙赐皇室的珍秘。”曹氏所提到的“蒙赐皇室的珍秘”,指的就是岳珂在《宝真斋法书赞》里记载的,被吴琚在淳熙年间以尚书郎部使者总管淮东军饷时摹刻上石的绍兴内府旧藏之物“宝晋《破羌帖》”。而这部米芾所临的王羲之《破羌帖》(又名《王略帖》),也成为了吴琚主攻米芾兼学王羲之的关键。以吴琚《杂诗帖》与米临《王略帖》作一比照,就可以看出这种极其紧密的关联。
                                                                 
        正因为吴琚对米芾书法有着超越常人的深入体悟与精妙把握,被董昌认为是:“琚书自米南宫外,一步不窥。”乃至颇精鉴藏的清人安岐在看到吴琚所书《寿父帖》后,发出了“初视之以为米书,见款始知为云壑得意书”的感叹。从艺术发展的角度来说,一般的书法家都比较忌讳亦步亦趋、足蹈前人,然而吴琚似乎是有意识地以追踪米芾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其沉溺米书之深,浸淫米书之精,就连被米芾寄予厚望的儿子米友仁也难以企及。

         也许,吴琚的这种以步趋米芾为能事的艺术追求,与他不事张扬、谦怀自律的性情有关,还可能与宋高宗推扬米芾书法有关。

         当然,吴琚学米也并非尽事模拟而没有丝毫的知变意识。同样是出自董其昌之口,他又说:“吴琚书似米元章,而峻峭过之。”而这种“峻峭”被曹宝麟理解为“似乎主要表现在笔法上”。对吴琚传世书迹的考察中也可以发现,吴琚书法的结体并不像米芾那样跌宕豪放,笔致也不像米芾大开大阖,而且愈趋晚年,吴琚书法愈显圆熟俏丽之姿,这种圆熟表现在书写的流畅与不作意上,俏丽则表现为以压紧笔画中段而活跃笔画两头,体现出在细微处表现峻峭趣味的风格追求。据传世的《杂诗帖》册和《杂书十帖》卷(故宫博物院藏)、《碎锦帖》卷(上海博物馆藏)等,可以度之。

        有关吴琚的书法,另有二事向为书法史研究者所重视。其一,吴琚善榜书大字,现存镇江北固山之崖壁的“第一江山”五大字出自吴琚所书,同样是追踪原刻于盱眙的米芾所书“第一山”,米、吴二人的摩崖大字,后世号为天下榜书之并观。其二,传世吴琚绢本行书大字《七绝诗轴》,作品无款而有“云壑居士”朱文印,虽然书法亦类米芾,但其以立轴形式书前人之诗文,很可能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开创之举,具有重要的书法史意义。当然,关于这一件“条幅形式”的书作,也有研究者认为可能是当年一组“屏风”形式的书画作品中的一条。
 
          还应该注意到的是,在南宋中期的名家中,吴琚也是书迹传世较多的一位。其中《三希堂法帖》摹刻四种,更是南宋一代的“佼佼者”。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吴琚:米芾书风的忠实追随者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