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于右任书法:小红低唱我吹箫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760次浏览 0个评论

于右任书法:小红低唱我吹箫
作者 管继平

    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    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
    这是宋人姜白石的一首小诗,非常有味。数月前朋友有多幅名家手迹让我欣赏.其中一幅扇面就是录抄这首诗(如图),书法自然、随意,当时就令我眼睛一亮。书写者不是别人.乃大名鼎鼎的诗人、教育家于右任先生是也。    于右任是陕西三原人,二十四岁(一九0三年)就中了举人,曾于一九0五年.协助恩师马相伯创立复旦公学(今复旦大学)。他原名伯循,号骚心、髯翁等。说来有趣,他自取别号“骚心”,还是源于“十个胡子九个骚”这样一句俗语。二十世纪以来,他是一位众所认可的书法大师。几年来常有人评选现代的“中国十大书法家”,虽有多种不同的“版本”,但于右任无不赫然在列,可见其大师地位之不可撼。

于右任书法:小红低唱我吹箫

于右任书法作品扇面

    于右任先生的书法,直接取法北碑,《右任墨缘》中有其自作诗日:“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除了《石门铭》与《龙门二十品》,他对《张猛龙碑》、《元遥墓志》、《元廷墓志》等大量碑刻都有相当精深的研究。于右任先生学识渊深,胸襟博大,所以他的书法也有一种豪迈之气。尤其是先生的行草书,开张奇逸、自然率真,笔画虽有古意但又不墨守古法,结体看似险绝,又巧妙舒展、敬正相倚。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于右任先生倡导了“标准草书”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反响。他从历代名家的草书体势中归纳整理创立了一套规范化的“草书”,以符合他所提出的草书“四个标准”—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当然,若从纯艺术的角度来说,草书虽有它的规律,但又不宜大家都以一种规范的模式为限。然而,从普及推广并使书法艺术走向通俗大众化的观点出发,他的《标准草书》还是功德无量的。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在传统书法上有着极其深厚根抵的于右任先生,自五十岁以后其技法日臻成熟,已人化境,所以读他的作品最大感觉就是烂漫天真、意趣盎然。记得小时侯最初读到于右任书法时,怎么也未瞧上正眼,并私下暗忖:这样的字,似乎一点也不讲究横平竖直,和我们孩子写得差不多嘛,为何也算大师?殊不知,其实大师的高明正在于此,只是当时我等少年不识个中滋味罢了。如图有一幅扇面书法,如果单个字一一取出来看,也许你并不觉有什么好,然而作为完整的一件作品却是那样的生动富有美感。一首小诗,每列或四字三字,或一字二字,如信手撒珠,看似每列都不规整,但在他的笔下,则处理得相当妥帖与自然。先生书法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此:不求美而自美,无意佳乃大佳。

于右任书法:小红低唱我吹箫

于右任书法作品

    关于于右任的故事很多,但说得最多的,就是那则“小处不可随便”的故事,外行们只要一提起于右任的书法,多借此说事,这故事讲得太滥了,就一点趣味也没有了。当然,于右任确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人,据说他的第二个女儿出生时.夫人向他求名字,他说想想。但老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好名字,结染,索性把女儿的名字就叫“想想”了。后有人问其出处,只见于老脱口便说:“‘云想衣裳花想容’.李白的名句中不就用了两个‘想’嘛!”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还有一则故事也非常有意思。于右任先生长髯飘胸,有“美价公”之誉。据说曾有一位小女孩问他:“于伯伯,您这么长的胡须,睡觉时是放在被子里还是放在被子外?’不料于伯伯一下竟被问倒,半晌也答不上来。只能说:“待我明天告诉你。’可是这天晚上,于右任失眠了,他先让胡须放在被褥外,想想不太好,又把胡须放在被里,感觉又不对劲,如此一来,辗转反侧,折腾了大半夜。后来疲劳了迷糊人睡,几次醒来,发觉胡须或内或外,于是他终于有了答案,第二天告诉女孩说:“顺其自然。’    这虽是一则胡须的故事,但也不舍道出了一切艺术的真谛。艺术最崇尚的就是自然,唯有自然、不做作,方显和谐,有亲切感。比如,“小红低唱我吹箫’,写的就是这种境界。
<[db:tag]r>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于右任书法:小红低唱我吹箫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