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清代书法独特的历史诠释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736次浏览 0个评论

清代书法独特的历史诠释

    明末表现主义思潮—从徐渭直到张瑞图再到黄道周、王铎,为清代书家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模式,但更令人振奋的是它还直接孕育了一代大师:傅山。
    我们完全可以把傅山看作是清代碑学派兴起的一个前奏或是广义上的向导。他所宣布的“宁拙毋巧,宁丑毋媚”,不但是对沉滞的明代帖学或宋元以来对二王的膜拜的当头棒喝,而且他那奔蛇走虺的草书有一泻千里之势,也是对柔媚软熟所作出的有力纠正。当然,傅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明末表现主义思湘对他的成功起了至关重要的铺垫作用。我们只要看傅山与董其昌差一辈,与黄道周、倪元璐、王铎都可算是同代人,即可明白他的选择是有来由的。
    清初书家已开始有限地转移了目标。正当康熙尚蓝、乾隆奉赵,馆阁体充斥书坛之时,帖学派内部也发生了分化,梁同书、刘墉、王文治、翁方纲等人的努力,已使帖学不再那么死气沉沉,“浓墨宰相”刘墉与“淡墨探花”王文治,作为风格的两极已有主动拉开距离的意识,但这种修补不足以力挽颓势。于是,阮元首先发难,包世臣继而阐释,对碑学派书法的崛起作了一个声势浩大的理论前导的准备工作。伴随着邓石如、金农、.丁敬、桂馥、黄易、伊秉缓的崛起,碑学派在一瞬间即构成了庞大的书家集群。待到何绍基、张裕钊、赵之谦、康有为、吴昌硕等第二代碑学家问世,我们终于看到了碑学一系的历史意识一一它虽然只有近百年的历史,但却足以与上千年的帖学史相杭衡。
    是什么原因使这样一个流派毅然崛起?仅仅是帖学的衰陋所致吗?我们在清初严酷的的文字狱阴形中发现了学者们的不得不潜心古学的态度。解经注经,.考据训沽,在当时几乎是学者们不遭迫害的保护伞。伴随着地下发掘的昌盛,古器面世益多,这又为研究带来了物质上的便利,于是考古兼及碑帖辨伪,再转化为书法风格上的启示,这可以说是书法外部提供的客观条件。
    帖学的走投无路也是一个原因,沉滞与平庸象一剂最猛烈的腐蚀剂,把帖学原有的清新雅健荡涤至尽;在官方威严的干预下,它竟至成为千人一面的“馆阁”书法而不思自拔。来源 。金农是一位,黄慎、郑燮也是主要角色。不过黄慎有险怪之势,郑燮有桃达之态;相形之下,郑燮的市民格调更浓一些,这又不啻可看作是商品经济发达对书法艺术在趣味上的冲击:身处杨州这样的温柔繁华之地,有郑燮这样的桃达轻薄也是顺理成章的。书画之间的简单结合在一开始会显得不伦不类,只有到了昊昌硕这位旷代绝才出现之后,对书画(也许还有篆刻)作高层次观照并寻找出其深层的一致性,才有了实现的可能。因此.吴昌硕的存在既是清代书法发展的殿尾,又可被看作是碑学一系的最后一位传人,还可被指为有史以来文人型艺术家中的最后一位,他的出现具有最丰富的历史内涵。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清代书法独特的历史诠释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