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马一浮书法:隐逸的“泰斗”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815次浏览 0个评论

马一浮书法:隐逸的“泰斗”
作者 管继平

    如果要说学人书法,马一浮先生无论于学于书,都不可不说。    论学问,马先生可谓是中闲现代史上一位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硕儒。他早岁游历美日诸国,精通英、法、德、日以及拉丁文,这在当时已城非常不易,后他又潜心考据、义理之学,研究古代哲学、佛学、文史等,有“儒释哲一代宗师’之称。在二十世纪的三四十年代中.他与梁漱溟、熊十力被弟子们尊为“新濡学三圣”,俗称“三驾马车”。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而在书法艺术上,马一浮也同样被称为一代大家,他是一位有真正书名的学者。真草篆隶无一不精,用笔凝练高雅.不名一体,对历代碑帖都有精深的研读。沙孟海曾撰文说:“我们展玩马先生遗墨,再检读他《润戏斋题跋》,可以全面了解他对历代碑帖服习之精到,体会之深刻,见解之超卓.鉴别之审谛,今世无第二人。’曾受过马一浮亲炙的丰子恺更是服膺马先生的学问人品和书艺,称其为“中国书法界的泰斗’。

马一浮书法:隐逸的“泰斗”

    当然,马一浮在书法上有如此高的成就和赞誉,主要还是得自他博大精深的才学。他自幼就聪颖过人,有“神童’之誉。传记中说他十岁时,母亲指着园中的菊花命他做一首麻字韵的五言律诗,他即刻吟道:“我爱陶元亮,东篱采菊花。枝枝傲霜雪,瓣瓣生云霞。本是仙人种,移来处士家。晨餐秋更洁,不必羡胡麻.”母亲闻之叹日:“儿长大当能诗。此诗虽有稚气,颇似不食烟火语。汝将来或不患无文,但少福泽耳。”十一岁时,他的家庭教师郑墨田居然因学生太聪明自己难以胜任而请辞.而在十五岁赴绍兴城参加县试时.马一浮更是名列第一,大出了一记“风头”。因为同次参加这次县试的还有鲁迅兄弟俩,他们在各自小组中.周作人考了第三十四名,兽迅则是第三十七名。此事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钟专文记载:
“……会稽十一全,案首为马福田.予在十金第三一十四,像才兄在三全第三十七。这里须得说明,马福川即系浙江名流马一浮也。’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马一浮的饱读诗书令李叔同也相当佩服,虽然李还年长三岁,但在佛学上,却受到了马一浮很大的tr,响。李曾对学生丰子恺说:“马先生是生而知之的。假定有一个人,生下来就读书,每天读两本,而且读了就会背诵,读到马先生的年纪.所读的还不及马先生的多。’这种话若用简单的算术思维显然是无法理解的,只有亲聆了教诲直接与马先生交过了手后方能体悟。    同样是这位于学无所不窥、于诗无所不读的马一浮.在书法上也是遍临诸体,无所不擅。他的篆书直接取法李阳冰,隶书则以《石门颂》为宗。有评者谓其篆隶书有很高的造诣,恐怕他本人也自视不低。在为家族题写的《会稽马氏皋亭山先莹记》和为岳丈汤寿潜写的《墓志铭》,他均用了八分隶书。然笔者还是认为他的篆隶书虽写得笔笔梢到、中规中距,但毕竟未跳出古人的案臼,甚至还有些刻板。倒是他写得最多也是最为掖长的行草诗札,生动秀逸.酣畅尽致。流露出一股浓厚的书卷气息。    马一浮早年学书以唐碑人手,尤喜爱欧阳父子,二十岁后遍临魏晋南北朝书,植根于钟王诸帖。兼用以唐贤骨法。“取北派之雄杰以充筋骨,而尽变其粗行之而貌,得南宗逸丽温润之韵致,而一洗其姿媚粉泽之态。’所以他的行草书碑帖交融,清稚高古。其结体坚紧,取势侧歌而险劲.但笔画俊迈秀拔自成一格。世人评马一浮的碑帖融合的行草书得自沈寐雯的启发,马自己也曾说:“人谓余朽脱胎寐史.此或有之.无讳之必要,然说者实不知寐史之来踪去迹,自更无以知余书有未到寐雯.甚或与之截然相反处。’不过,比起沈寐臾那过于翻转挑碟的笔法来,我似乎更接受马湛翁的清健超绝而又不失文人气韵的风致。

马一浮书法:隐逸的“泰斗”

    丰子恺曾有一篇散文《陋巷》,记述了马一浮先生始终孑然一身、深居简出地生活在杭州那一陋巷的老屋内。马一浮自十九岁那年妻子病逝后.就矢志不再续弦,从此研究理学、佛学,终其一生。虽然他满腹经纶、才学盖世,但他却“不屑于事务’.骨子里有一种超凡隐逸的性格。民国初年,当蔡元培任教育总长时,想到了他的世谊同乡马一浮.特写信邀其担任教育部秘书长。马一浮看在同乡前辈的份上.勉强应命,然而到了南京上任不到三周,即挂职而去。他说:“我不会做官,只会读书.不如让我回西湖。’至一九三0年,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竺可祯以及北大的陈大齐都先后邀请其到大学任教,但均被他一一婉谢。或许他宁愿读书w字,也不愿让所谓的俗务所羁绊。说起他的“迁’似还有一例可佐证,据说马一浮w字自订润例时并声明有“五不t3″:一不朽祠墓碑志:二不书寿联、寿序;三不书讣告、行述、像赞。四不书题签和时贤作品。五不朽市招。另外还有立索不书、无介绍不书等等。    如此繁琐规矩若放之今天肯定是属于“拎不清’了.既然鬻字就应是简单的“银货两讫’之事,哪还有这么多的穷酸讲究?
<[db:tag]r>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马一浮书法:隐逸的“泰斗”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