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教育的苏醒:浙江美术学院招收书法研究生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930次浏览 0个评论

教育的苏醒:浙江美术学院招收书法研究生
    书法的落后不仅表现在它的创作水平的平庸,更重要的是表现在它的观念意识的平庸,视书法为有限的艺术表现但却拚命强调它可读可识的实用痕迹,看起来是地道的传统立场,实际上却是一种十分有害的观念束缚,处在这种束缚下的书法是不可能腾飞的。
    在任何情况下,教育总是最先、也最灵敏地反映出一切细微的意识、立场痕迹来。我们在古代和近现代看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书法教育?用一本颜体字帖对付所有的学生而不顾他们的个性特征和兴趣特征,用一支朱笔在作业上随便划红圈但却不说明为什么被圈或不被圈的理由;这就是书法教育的可悲可叹的生存形态。我们在此中看不到书法教育作为学科的构架特征、也看不到它作为一门教育科学所拥有的技术手段,一切就象私塾中的师徒授受一样,简单地、千篇一律地重复着古人的做法,形成一种教育的定势—当然是日趋萎缩的走向衰败的定势。
    书法的崛起有救于教育的先行。新十年书法的起步伊始,我们就看到了一些有识之士对书法教育的特殊关注。1979年10月,以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这三位著名教授倡导,浙江美术学院开始招收书法篆刻专业研究生,研究生是高等教育中最高的教学层次,在七九年这样的书法形势下,我们看到了此举的步履艰难和重大意义。首先,由于现代书法史处在刚刚发韧之际,教育所依核的创作实践的成果、理论研究的成果十分有限,尤其是高等书法教育所必要的高层次创作、理论研究在当时尚未有规模;其次,书法教育学作为学科的体格也尚未建立,特别是高等书法教学具体应该怎么做,谁也心中无数,倘若没有三位教授那深湛的创作、理论研究的积累,以及他们在高等院校执教几十年的渊源有自;换个环境,是很少有人能敢于揭此大旗的。当然,此举的历史意义也正是在这步履艰难中体现出来。正因为是一片空白,研究生级的书法教育是破天荒的第一遭,则它的教学方法、教学构思乃至大纲、授课教材计划也分外引人注目,因为人们从此中看到了希望,书法将可能以它的学科体格自立于艺术教育之林;这意味着后起的书法艺术将取得与绘画、音乐、舞蹈诸艺术并驾齐驱的地位。首届研究生毕业后在近年来书坛上的崭露头角,已经向书法界展示出这一点。
    或许,作为研究生个体的崛起书坛与作为研究生教学体制的引起社会注目是未必等同的。七九年时的书法创作与理论的一般水平有效地制约了当时的研究生教育也不会有太现代的色彩,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承认,在系统、正规的科班训练中,浙江美术学院的书法教学还是独占鳌头的。来源 。但是很遗憾,这种高等教育在社会上虽引起人们注目却没有导致太大的反响,人们对有个书法研究生在这一现象,抱着一种惊讶的发现态度与迷惶的神秘心情作旁观者,却很少有人去积极响应。其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当时书坛正处在新陈代谢之际,现代们狗要求和新十年书法发展的普及愿望使人们把目标对准普及教育,如何写好字是当务之急,而正规的科班训练并非有多少迫切需要,研究生级书法教育更是可望而不可L至于其次,则是书法教育在当时几乎没有体系,人们对建立中等书法教育体制尚且觉得难以攀援,自然不会对高等教育太热心。因此,我们可以说书法研究生的出现是向书法爱好者们提供一个现代的目标,告诉他们真正的书法家应该有哪些知识和能力,但真正的发挥效应,则是在五年以后的今天而不是在当时。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教育的苏醒:浙江美术学院招收书法研究生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