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书海点滴 碎碎念 1个月前 (10-27) 25次浏览 0个评论

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国粹,历代以来,是中华子孙的精神食粮,书法大家辈出,是后人学习书法极佳的榜样。

但进入21世纪后的今天,中国的书法却被一股歪风所裹挟,成为一些人哗众取宠的工具,严重玷污了书法的纯洁性,使得书法成为一种话题现象,困扰不断。

本来,书法只是一种书写,一种符号,国人写得好与差,没有多大不同,书法好的获得一些尊重,或从事书法创作,自得其乐;书法差的也不影响自己生活质量,各安所道。

也不知从何时起,书法界与其他门类一样,存在着鄙视链。颜真卿作品被米芾称为“后世丑怪恶札之祖,从此古法荡无遗矣。”也许,这引领了中国书法鄙视链之先气。只是,今天的书法界,这条鄙视链,可能要让米芾大跌眼镜,惊出一地喇子,复杂多样,堪称“蔚为大观”,让人不可思议。下面我就罗列几种书法界的鄙视链现象,供大家了解。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书法界的鄙视链

一、书协体制鄙视不是书协体制的

用体制来形容书协,因为这就是一个官僚。在书协围城里的书法家眼里,书协之外的书法家,都不叫书法家,他们有一个统称的响亮的名字:江湖派,不入流,属于群魔乱舞。

当然江湖派中,的确有很多群魔在乱舞,添堵人心,深恶痛绝。但要知道的是,江湖派缘何兴起,还不是体制派的鼓噪、带动所致,让江湖派人士看到了名利的“捷径”。像“吼书”的曾老师、清华大学教授王老师、中国画院曾老师,哪一个以前不是响当当的中国书法传统派的代表人物,但今天为了创新,一不崇古,二不法古,书法之面目全非,当然在他们自己看来,这是集大成之作,是书法以后的发展之路。正因如此,江湖派中的一些无根基人士纷纷“揭竿”而起,践踏书法,大兴堕落之风。

写书大美,尤以人们欣赏为美。当今的书坛之风,打着崇古的旗号,却尽是乱古,人们看不懂,他们认为不必在意,因为艺术并不是普通老百姓可懂。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吗?庄子云:大美无言。也就是说大美的东西无法用言语表达。如今的书法界,所展示的艺术作品,不在乎人们的意见与评说,只是所谓的业余人士,在那孤芳自赏,岂不是曲高和寡?这样的书法艺术又有何益?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二、莫名其妙的书法体鄙视链

书法界里的人似乎都知道这样一个现实,一只看不见的巨手,在左右着中国书法展,尤其是国展的方向。但凡国展,首先推崇的必然是二王,宋四家和狂草,其次是看重章草,魏碑,变形隶书,然后才是唐楷,篆书,可见楷书已经很不受评委欢迎了,曾经一度可悲的是汉简,直接说是扔到一边,拒绝参展,可能国展评委认为汉简是汉代的流水帐、也就是今天的民间体,无门无派,江湖风。

当然听说近二年汉简又有了新的发现,受到了评委的推崇。当然更可悲的是欧楷田体,直接被认定为不入流,甚至江湖有传言,田体是书协及国展最不受欢迎的字体。

我们仔细一排列组合,发现书法体的鄙视链居然是:狂草–行草–行书—魏碑—隶书—汉简–大楷–小楷。

这条书法鄙视链,是人为造成的。说白了,是当代国展要求、入协会这样的大形势下所产生的。这条书法鄙视链的形成,使得想在书法道路上求名得利的一些人士,削尖脑袋进书协,投其所好以求书展得奖,舍弃书法本源学习之道,走所谓的捷径,只为入展,加入一些权威老师的短期学习班、魔鬼训练营,成为其门生,不为真正的学书,这种书风盛长,严重污染了书坛之习。所以有人说,今天的书法,是一种无精神的“展览体”。

同时这条带有一定权威性的书法鄙视链,又影响了人们对书法的学习态度,蔓延到社会,便又形成了另一种“奇观”:写狂草的鄙视写行草的,写魏碑的鄙视写唐楷的,写行书的鄙视写楷书的,写欧体的鄙视写颜体,写二王的鄙视写赵体的,各以为是,自鸣得意。

这一点,我感触最深,因为曾经带我入门的书坛前辈们的书法,他们过去那一板一眼、铁划金勾的书法不见了;曾经让我赞不绝口的艺术表现形式不见了。今天,我再见他们的书法,居然都是东施效颦带出来的中国当代样片。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书风变化这么大时,他们会说,以前的书体不流行了,现在这样子的才是主流。他们面对如今的作品,似乎像是淬火成钢的好作品,在你面前欣赏起来,眉飞色舞、志得意满。

突然我有种心梗的感觉,什么时候书法,一种写字的方式,居然也跟人一样,有了口味,今天喜欢这样子的,明天喜欢那样子的。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三、 当今书坛盛行“鹦鹉学舌”,“五十步笑百步”的鄙视链

当今书坛怪现象,居然有字写得丑的鄙视写得好的,写字歪的鄙视写字正的,说什么丑才是艺术,歪才是到位,这才是艺术,把字写好,不是难事,把字写丑,才是真正的难。田体英气逼人,却被“绑架”为印刷体,没有价值。

如果你问他们,字丑出处在哪?他们说,崇古。但如果你查遍中国历代碑帖,又没有一家字体如他们一样追求丑。我作为一名业余练习书法二十余载的书法研习者,虽不见得有何书法高论,但因喜欢博采众长,寻要问短,了解中国书法史一二,但面前当今书坛,如此乱象,也觉得莫名其妙,我都不明白这些自诩甚高的人何来的底气,指点文字。

我觉得,有人鄙视二田,可以,你应该写出二田那样的字,才有资格鄙视他们;有人鄙视“流行书风”,你何必写一个看看,如果完胜“流行书风”,再去鄙视人家;有人鄙视馆阁体,最起码也得写一写馆阁体,到底是哪里让你不满,再去鄙视人家不迟。

个人认为各种书体书风都有自身的特点和优势,都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鄙视其它书体书风就等于小孩子偏食,长此以往会导致营养不良。

音乐家会去民间采风,以丰富自己的创作,书法家为什么不可以博采众长呢?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四、专业从事书法创作的瞧不起业余创作的

专业从事书法创作的书家,认为业余者,非专业也。可他们又可知道,历史上哪一个伟大的书法家,是专职从事书法创作的呢?如小楷的创始人钟繇、几大楷书创始人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孟頫等,他们中有谁是专业从事书法创作的呢?

他们尚可知道,一代名相诸葛亮、三国许许多多的将领都是书法家。

专业书家,一大臭毛病,就是与他们聊天,他们言必称古典,字必归故旧,有的书家,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巧花心思在探究古代书家的一笔一画,他们中有的人居然从现代几何、数学来分析古人的字的比例、结构及顺序,还有的有模有样出书、或拍成视频进行教学,我看过后,真是震惊,这是典型的学究、迂腐之风啊。在此,我只想问他们一句,古代大家写同一个汉字,写法都多变多样,你又要如何解释呢?

书之有法,亦无法啊,因变有法,学古又要法古,今人难道不明吗?难道非要诸如此迂腐不化吗?

但有的人推崇变化,又让我难以苟同。一边说书法要融入时代,一边又说书法没有古气。

有一个真实的案例,我带一个书法爱好者,去某某市书协咨询加入书协的事,我朋友拿着几幅作品让那书协的相关人员看看,清楚记得书协的一小伙子拿着他的字一看,脱口而出:你的字落伍了,现在这种字已经不流行了。你乍一听,莫名其妙,书法的时代感如何体现?难道书写今天的时事变迁不是时代感吗?结果你反问他,如何才体现时代感?他顾左言他,说字不以方正为美,而以杂乱为美,你听得一头雾水。

书法当然可以可跟音乐一样,唱现代的歌,写古代的调。但如果你这个调,是伪调,那就是作践古人,自我翻新出来的调,你不了解,自然进不了他们的法眼,难以加入他们的圈子。所以要加入他们的圈子,就必须学习他们的书法之道,入他们的门。

这,显然不是书法艺术学习的正道,然而,这不是正道的正道,因为正执掌着中国书法界的说话权,左右着书法方向的发展,你不认同也好,认同也好,你都无可奈何,你想在这条路上,继续向前,就得放下一己之见,亦步亦趋,只得落入模式、窠臼。否则,你很难在书法界有所作为。

当然,这是目前形式不变的前提下,正是因为如此现状,正一步步腐蚀着真正想学书者的心灵,蒙尘难拂、真伪难辨。

书法界的鄙视链,俨然已成为学书者头上的一座大山,分不清书法学习的真谛,是出自自己的内心,执着追求自己所喜好的字体,还是违心学习,投时下鄙视链所好,钻研自己并不喜好的体法,茫茫然。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书法界的鄙视链其实就是群体性的自卑链

那我们不禁要问,什么是真正的书法艺术,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学习书法,我们到底要不要摒弃书法界的鄙视链?

个人认为,如果你想做一名有特色、有个性的书法家,摒弃书法界的鄙视链是必要的。而要摒弃鄙视链,其实就是要破除群体性的自卑链,这也包括个人的自卑链。也就是要正视崇古、效古的问题,还有书法之道的本源问题。因为只有在一个宽宏的胸怀下,在一种俗雅包容的态度下学习、创作,你的作品才能更显胸臆,兼容并包。

今人创作书法,有两个极端,一是无限拔高古人,事事效仿;二是无限贬低古人,从不模仿。这二种创作态度,都是要不得的。所以,打破书法界的鄙视链,解除群体性的自卑链,有必要明确的一些书法创作的要义与本源,及其个人的学习态度。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一、明确书法的本源

其实书法的本源,很简单,就是自然的书写,真实地表达。不刻意、不做作,用笔力所达、用墨色所染,于一起一落之间,暗生风月,雅俗共赏。

中国的书法艺术兴始于汉字的产生阶段,“声不能传于异地,留于异时,于是乎文字生。文字者,所以为意与声之迹。”因此,产生了文字。 书法艺术的第一批作品不是文字,而是一些刻画符号——象形文字或图画文字。汉字的刻画符号,首先出现在陶器上。最初的刻画符号只表示一个大概的混沌的概念,没有确切的含义。

汉字书法为中国文化的独特表现艺术,被誉为:无言的诗,无形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

中国的文字始于黄河中游的“仰韶文化时期”,书法艺术也从甲骨文开始。历经2000多年的沿袭和发展,不同时期的书法艺术都表现着不同特定时期的社会经济发展和人们的价值取向。

所以,“任何试图脱离传统的努力和标新立异,都不会长久”,这句话很适用于今天鼓噪的艺术界。书法是一种有极强文化属性的艺术品类,脱离了传统,便像是失去了秩序,如阿瑟丹托说“艺术失去了监管,便是艺术的终结”。对于什么是传统文化精神,怎样把握传统文化精神。

米芾说:“作入画,画入俗”。而我们今天反而提倡“作”、提倡“俗”,虽然没有明确提倡“俗”,但整个做法是俗气的。比如说作品没有个性,大家都在想办法装饰,还有很多仿古的假古董,把作品作旧,盖上很多印章,做各种形式,模仿古书、手卷、尺牍,凡是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

这种做过的方法,于你的书法创作毫无益处。比如说精神或者风骨,唐朝的科举讲究“楷法遒美”,“遒”即讲风骨,“美”即形式,所以唐人才“尚法”。这是目的所在。

比如说崇古,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王羲之,我们只有正视他的成就,了解他当时的创作状态,才能更好地学习他书法的精髓。今天的书法学习者,又有几人去研究他的当时创作处境呢?盲目崇拜,只会让自己失去自我,被古人绑架,沦为自卑。

比如说王羲之的《丧乱帖》,全文是“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虽即修复,未获奔驰,哀毒益深,奈何奈何!临纸感哽,不知何言!羲之顿首顿首。”

《丧乱帖》讲的是,祖坟被人毁坏后来又修复了,他又不能去拜祭,所以“痛贯心肝,痛当奈何”。他当时是这样一种非常痛苦的心情,后人不理解,还按照非常优雅的心境去理解仿效其书法艺术,很隔膜。那绝对是一种“病中吟”,《丧乱帖》是这样,《频有哀祸帖》也是。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欣赏者也处于王羲之这样一种状况之后再去欣赏他的作品,但是我们必须要知道这种作品和《快雪时晴帖》的那种优雅亢奋是不一样的。

《快雪时晴帖》是讲外面的天气晴好,刚下完雪,阳光明媚,尤其是在江南地区,雪本来就少,写这个尺牍的心态就跟《丧乱帖》、《频有哀祸帖》不一样。

当然要尽量了解你所学习的古人之法,就需要花精力去挖掘资料。这样下功夫的必要,就为你今后防犯人云亦云打下的自我免疫的基础。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二、“丑书”盛行就是歪古的肇始

丑书,就是标新立异,不仅毫无观赏性,有的连写的是什么也看不清,更有甚者,既不像字也不像画,简直就是小孩子涂鸦,乱抹乱画。

可悲的是,这些人往往还是书法体制里的“名人”,不管他们的行为有多离谱,一开写,还是会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来观摩,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可劲儿地夸就对了。有哗众取宠的,就有不要命地追捧的,正是因为有这种奇怪的畸形关系链,才使越来越多的“丑书”流行。其实这是“皇帝的新装”,围观的人都懂,就是写的人不懂,以为是真欢迎,真喜欢,殊不知,坑是你自己挖的,你自己跳吧。有的人巴不得乐见你的“好下场”吧。

丑盛行,舍旧立新,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响应了启功老先生的有句话:“古人人也,我亦人也,谁不吃饭屙矢?岂其人一作古,其书其法便迥异于后世人人哉”。但他们却忽略了启老是如何在学古的道路上取法的。取法得法,而又不歪古,故而独创一体,被世人称颂。

今人大多数歪古,就是一种鄙视链的意淫,对今人不屑,对古人同样如此。相映衬的一面,就是内心深处的一种自卑,一种无法超越古人,百无聊奈下的选择。

当一个社会存在鄙视链的时候,那么这个社会永远也诞生不了真正的艺术或者文艺。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三、正视自己何必自卑

破解鄙视链,就是要正视自己,不是在去制造一个鄙视“鄙视链”的鄙视链,而是应该一眼戳破他脆弱的外壳,从而看到内在的本质。对待万物,包括人,它们分为两等,一种上等,一种下等,欺负下等,谄媚上等。这样的恶果,正是由这种鄙视链造成的。

在书法学习的道路上,我们不迷古,就是不媚上,就是不迷信古人,不神化古人,打破与“鄙视链”一起的“崇敬链”。改变王羲之神话地位,重新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去认识王羲之,将是我们书法发展必须要思考的切实问题。

不欺下,就是要坚持正确的创作心态,明确什么样的书法是自己所要学习的,不妄自菲薄。

“射墨书法”“盲写书法”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但我们要知道这是丑陋现象,我们必须远离,这与书法本身无关。

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四、学书绝不可急于求成

个人认为,书法是一门笨功夫,除了继承学习,拜师悟道,就是练,经年日久的苦练。

继承是对古人已创造的优秀传统技法全面学习掌握,主要是通过临摹古代大书家高水平的法书和碑帖、模仿其笔法、字形结构和章法布局,即学好对汉字美化书写的技能和知识,磨炼字内功,不断提升技法上精、纯、雅的高水平,为艺术创作打下坚实基础。

临习碑帖务必精益求精,力求肖似。若临写不似,就谈不上技法上的真正掌握。勤可补拙,只要勤奋临习,模仿力定能不断提高。

初学者,先选定一个古大家的碑帖,经过长时间对临、意临和仿写,最后达到模仿此家法意创作出与之近似的作品,入了一家之法门。这一步必须达到较高标准的要求,以夯实进一步研习的技法基础,这是学好书法的第一步。此后,再进入更长时间的转益多师的第二步研习阶段。

转益多师是分先后地选择多家古大家法帖,逐一临写研习,每学一家掌握一家法意,最好能分别选择艺术类型相近与不相近的不同朝代的名家作品深入临写和研读。这是在学习的广度和深度上练习笔法与结字的艺术套路,掌握多变的形意表现技能,让脑里储存多变的艺术信息,为日后自由随意创作出新积累丰富的艺术养料。上述两步走的学习过程是培养字内功的关键,研习传统书法必由之路。

创作出新是研习书法的终极目标。创作包含模仿创作和自我创作两个层次。模仿创作只是效仿某古碑帖的形意特征而写的作品,作者自己的艺术面貌不突出,故新意少,层次低,但符合精、纯、雅高水平要求的仿作仍有一定价值。

最终,自我创作才是高层次的出新之作,是功力深者综合所学诸家法意套路,厚积薄发,按自我创作构思随意地写出或壮美或优美或古拙或奇肆等等不同类型的作品。若能在继承传统技法基础上寄寓作者的艺术情感,表现自己美的艺术个性,创出新面貌,便是成功的创新之作,这就是你作为一名真正书法家的意义所在。

真正做到了这些,成名与否,难以定论,但最起码,你可以打破鄙视链下的包裹的群体性自卑链,不会随风乱舞,自有分明。

书法几千年来,成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瑰宝,长盛不衰,作为炎黄子孙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继承发扬呢?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薄古而厚今呢?我们需要正视书法,正视书法界今天的乱象,作为书法界的人士,作为炎黄子孙,都应该起来抵抗丑化中华书法的行为,让书法的纯洁性永葆。

同时,我们也应该推陈出新,一起为弘扬书法而努力,书法界应该兼容并包,专业也好,业余也好,江湖也好,体制也好,只好是真正地弘扬书法,就应该支持,只不过水平高低而矣,难道大学教授在,就不能容允小学老板存在,这是不可能的事?

希望书法界也能像音乐界一样,分出个美声与通俗出来,像音乐的美声一样雄圆腔阔,通俗一样低沉婉转,各有千秋,这样书法更能蔚然成风,普天下炎黄子孙莫不以学习书法为荣。这样哪有什么丑书生存之地,同样,让书法界的鄙视链见鬼去吧,还书法界清平世界。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书法界为什么会存在各种“鄙视链”?谁在“鄙视”谁?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