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陈独秀书法:骤雨旋风声满堂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996次浏览 0个评论

陈独秀书法:骤雨旋风声满堂
作者 管继平

    在我们这一辈,即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中,对陈独秀的名字不是很陌生的。但我们所熟悉的他,却曾是作为中国革命的“反面人物’来介绍的。记得每一次提到党内右倾和左倾的路线斗争,“陈独秀”总是首当其冲,被第一个“粉碎”。因此,我们当时所了解的陈独秀,除此之外.其他就不甚了了了。    有道是,“百年人物存公论”。陈独秀的是非功过,如今已不容我辈赘述。但他揭集新文化启蒙和五四运动的旗帜,作为我国最早的一批马克思主义宣传者和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其显著功绩却是谁也不可抹煞的。然而,陈独秀其实还不仅是一位政治家,他似乎更是一位学问家。在五四运动前,他创办并主编《新青年》,发表《文学革命论》.其后,他出版《字义类例》、《实庵字说》等。许多人也许不知,陈独秀在诗学、文字音韵学以及书法上的造诣都是相当精深的。

陈独秀书法:骤雨旋风声满堂

陈独秀书法作品,对联

    陈独秀论书法,有一则佳话流传甚广。即我们都知道的书法家沈尹默先生,早年就是受了陈独秀的一语“刺激”,而发愤练字、终成一代大师的。当时陈与沈还不熟悉,但性格率直、快人快语的陈独秀初次见沈,就当面说:“昨在刘三壁上见了你写的诗,诗很好,而字则其俗在骨。可谓诗在天上,字在地下!’刘三则是江南名士刘季平也,其时刘三和苏曼殊以及陈独秀、沈尹默等,都是东该留学归来而常聚在一起诗酒风流的名士。沈尹默并不因陈的批评为件,相反后来沈人北大任教,还把陈推荐给了蔡元培校长,并委以文科学长之职,足见旧时学人谦虚宽博之胸怀。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陈独秀批评沈尹默的字“俗在骨”,实际上也是透露了他自己书法上的审美观。一般以帖学为宗的书法,若无厚实的北碑为底,用笔单调柔弱,则容易滑向“媚俗”一路。这一观点也和清代末期由尊帖转而尊碑风尚是一致的。不过后来即便是沈尹默的书法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了,但陈独秀在肯定的同时.依旧保留了自己的独到见解,他在一九四一年给台静农的信中说:“尹默字素来工力甚深,非眼面朋友所可及.然其字外无字,视三十年前无大异也。存世二王字,献之数种近真,羲之字多为米南官临本,神韵犹在欧褚所临兰亭之下,即刻意学之,字品终在唐贤以下也。’    反观陈独秀自己的书法则是碑帖结合,写得汪洋闽肆、兼备众体。我们今天所见的陈氏翰墨中,以书札、诗稿为多,其中大多为率性而作的狂放大草书,铜琶铁板,大江东去。正如那副著名的对子“奔蛇走尴势人座,骤雨旋风声满堂”一样.录的是怀素《自叙》中的句子.写得颇也颠张醉素,奔蛇走虺,雷闪电掣之势,跃然纸上。据说此联为陈独秀在南京模范监狱中所书,那时在狱中他还写过一副著名的对联是“行无愧作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当场书赠刘海粟的。这两幅书法均写得结体开张,线条生辣,章法极具作者固有的率充豪迈个性,当然,也充分显示他书法上深厚的传统功力。    要说陈独秀的放诞和率直的豪迈个性,有段笑话最能体现。冯友兰曾回忆说,他在北大毕业时师生一起照了张相,前排的老师中陈独秀恰好和梁漱溟坐在一起(如前图)。梁漱溟很谨慎,把脚收在椅子下面。陈独秀很豪放,把脚一直伸到梁漱溟的前面。相片出来以后,班长给陈先生送去,他一看,说:“照得很好,就是梁先生的脚伸得太远一点。’班长忍不住地说:“陈先生,这是您的脚呀。’

陈独秀书法:骤雨旋风声满堂

陈独秀书法作品

    当然,陈先生写字也并非都把“脚’伸得很远,笔者曾见他暮年书赠台静农的一幅行楷诗笺,录自己的《对月忆金陵旧游》:“匆匆二十年前事,燕子矶边忆旧游,何处渔歌惊梦醒,一江凉月载孤舟。”通篇气格高古苍莽,线条厚拙凝劲.读罢掩卷,扰似余音袅袅,韵味无穷。著名学者兼书家台静农后来撰文回忆说,独秀早年用功于篆字,当年种以行草写赠他的一幅四尺立轴,“体势雄健浑成,使我惊异,不特见其功力,更见此老襟怀,真不可测’。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在经历了政治上的跌宕起伏后,陈独秀晚年自南京出狱后,谢绝了高官耳禄的邀诱,蛰居四川江津(今重庆市江津区),在贫病交迫中埋泞于写诗著书和文字学研究。其间对书法的爱好始终未有懈怠。即使在逝世的前一年.当他得知佛学大师欧阳竟无珍藏着东汉隶书佳拓《武荣碑》时.以诗代简,向欧阳竟无“索借”,诗日:“贯休入蜀唯瓶钵,久病山居生事微。岁馨家家足豚鸭.老馋独羡武荣碑。’欧阳得诗后只得割爱以遂其心愿。另外.晚年的他尤以大最的精力撰述了文字训蒙的专著《小学识字教本》,但稿件送审时,教育部长陈立夫认为书名不妥,要陈独秀更改书名。陈独秀坚决不同意.并说“一字不能动”,把预支的八千元稿费也如数退回。    直至一九四二年陈独秀因病谢世,《小学识字教本》最后仍未出版,成了他晚年未了的一大憾事。
<[db:tag]r>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陈独秀书法:骤雨旋风声满堂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