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结构·用笔·神采

书法知识 笔耕砚田 2年前 (2019-06-23) 667次浏览 0个评论

 

                       结构·用笔·神采

                               ■章祖安

 汉字、毛笔和中国人天生的灵性成就了中国书法艺术。汉字,载体也;毛笔,工具也。由此构成书法艺术即汉字艺术化之三要素,曰结构、用笔、神采。今分而论之。 
     
    一、结构。已由汉字完成大半。汉字虽被称为方块字,实只大致近似方块而已,字形众多。不论何种字体,均由长短不同、斜正不一的几种笔画,互相平行交叉,按照可辨认性和美的规律建造,其结构千变万化。此博大丰富之文字系统,如以建筑艺术为例说之,即是各种建筑形式之基本框架。夫人无古今,状貌各异,极易辨认,此天授也。惟书,人各不同,庶几近之。书法家只须发扬而光大之,个性自显。 
     
    二、用笔。毛笔比之硬笔,富弹性,天生机敏易感,最具传达书法这一精密的有节律的运动形式之特殊效能,活泼泼,其效果可至千变万化。而欲掌控此一有特殊性能之工具,以天赋功力为差等,足以使人投入毕生精力,务使得心应手、熟能生巧,宛如此工具有主观能动性者。至手忘于笔而随笔走,心忘于书而随书行,恣情任性,实施多种多样之韵律变化,出现各种不同的结构点画形态之美。此种纯粹点画美与结构美之魔力,迫使书法家贯注全神于形式,毋须顾及文字内容,而凸显其艺术个性,具有绝对纯粹之艺术品格。过程是心手双畅,结果是丰富复杂之美迹。欲达此境界,必须赖挥运之功,此用笔所以为要素之一也。穷究到底,书法技巧不过是手能从心,不过是能任所欣赏的意象支配筋肉的活动,使筋肉的精细动作迹化于某一平面上。此种特殊技巧须待后天学来,特别是能调动全身之力于手腕的能力须经长期磨炼方可获得,此亦为书法须有师授与临摹古人名迹之理据。至于别的什么,古人与老师皆无能为力。 
     
    三、神采。书法之技进乎道,犹绘画之有气韵。神采与气韵二而一也,而稍有别。于书法用“神采”视用“气韵”为优,盖书法较之绘画坦白也。书法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被余冠名为“全裸之艺术”,字字裸,笔笔裸,其形迹无法遮掩,而所含内美又经得起细细品味,此固书法所以能有最纯粹的艺术品格之一因也。书法神采之最高境界当体现出生命元气有节律之鼓荡与奋发。若细言之,须观者得感知下列美感。 
     
     1、力强。此为书法成为艺术之前提。古人有云“笔力惊绝”者,即言其笔力之强使人进入惊异、惊奇状态,甚者使人惊恐,此均由错觉形成之审美快感。有所谓龙威虎震,鸷鸟乍飞。又如崩山绝崖,人见可畏等等比喻。 
     
     2、势盛。此为动力之美,由汉字结构生发,再加笔力助成。汉字单文笔画错综成势。上下、左右结构者,更在不平衡中获得平衡。此种平衡不是天平式,而是“中国老秤”式的。其中不平衡成分,产生有动力之势能;由艺术化推向极致,造成险势,复归平衡,成极不平衡之平衡,相摩相荡,其势益盛。视觉冲击力、震撼力等均由此出。 
     
     3、意深。凡视觉艺术,若其缺乏抽象品性,一览无余,而使人之想象力无由驰骋,必致索然寡味。中国书法正缘其抽象品性而得字外之奇。此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温润小楷,或若美人款款而前;雄强大字,或如猛将跃马而至。古人所谓“坚质浩气,高韵深情”,能启发欣赏者之无限想象与遐思。此种由错觉而引起的联想,实无过于书法艺术。 
     
     4、气满。此气指生命元气。人能感知者,即为生命感。此种生命感,由书法家经长期品察,于人和动物之运动形式与植物之屈曲伸展状态中获取,经转化而注之于书写过程,体现于书迹。整幅有节律,字字有节律,笔笔有节律,一波三折之,形成鼓荡之态势。无分中锋侧锋,万毫齐力,起伏翻滚,收放自如;个字若生龙活虎,整幅如源泉浑浑,淋漓尽致,而进入无法之境。笔迹所至,不可修改,不能重复。人无以尽知其法之所在;又因其自然之至,人皆于无意中忘其精工之所聚。正可谓善学者乃学之于造化也。 
     
    此四者相辅而成,无法截然分开。 
     
    由于书法绝对纯粹之品格,书者只须不断追求变化,无须追求个性,而个性自在;刻意追求个性,则个性必失。 
     
   人在得意忘形之时,或精神困惑之际,时时可以从中体察到新的图景而终于物我两忘,他无须脱离现实世界而似乎已得解脱。 
     
    附记: 
     
    我草成此文,是受到沙孟海、陆维钊二先生之启发。 
     
    沙先生曾说:“学习书法,除了取法古人书迹之外,更无其他范本,主要在古人好作品的基础上积累功夫,自然而然,酿成自己的新风格。同学们在学时,第一打好基础,基础越厚越好,一生受用不尽。如我年龄,还在打基础,我不轻易谈创新。”(见《沙孟海论书文集》中的《在恭祝沙孟海教授九十华诞座谈会上的讲话》,上海书画出版社,1997年,第766页) 
     
     1980年,我拿自己的作品《临石门颂》和《题卢坤峰梅花图》向沙老请教,沙老看后对我说:“好!你的字写得很‘旧’。”一个旧字,带着浓重的宁波口音,使我终身难忘。 
     
    本师陆维钊先生有云:“我辈作书,应求从临摹而渐入蜕化,以达到最后之创造。然登高自卑,非经临摹阶段不能创造;临摹对于范本,最要在取其意,兼得其形,撷其精,酌存其貌,庶可自成一家,不为古人所囿。”(见陆维钊著《中国书法》,华夏图书公司,1948年初版;1985年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再版时更名为《书法述要》) 
     
    又云:“形成了类型风格,便是创造。”并列举中国历史上几种著名的类型风格,如朴茂、飞逸、方峻、圆融、端重、轻健、精妙、静穆、雄厚等等,每项下均列有代表性名作,指出:“从风格中悟到复杂的辩证的趣味之重要”,“美的感觉愈多愈好,如:圆融兼飞逸、质朴;方峻兼清健;秀润兼静穆。美的感觉相反相成……好比一菜多味,多菜各味,如李邕一人能写几种风味,王羲之一种字有几种风味。”然而“还有许多风格则比较有副作用”,如:“奔放,副作用粗野;苍老,副作用枯萎;质朴,副作用呆木(臃肿);潇洒,副作用浮滑(庸俗);新奇,副作用怪诞;清丽,副作用纤弱。”“副作用要防恶性发展,如:笔力强而至于生硬无情,只求表面的力;装法新而至于违反情理;线条奇而至于装腔作势;循规蹈矩而至于描头画足。”(见《书法述要》书后所附“书法的欣赏”一文) 
     
    先师并曾亲口对我说过:“将来的书法很可能坏在‘创新’上。” 
     
    现将二位先生的教诲谨记于上,聊供读者参阅。 
     
    2010年8月


书法思考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结构·用笔·神采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