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书法理论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658次浏览 0个评论

原标题: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每至酒酣

长啸数声,号呼狂走(发酒疯)

遂以头濡墨(用头发蘸墨当笔使)

于粉壁和屏障间尽情挥洒

这是饮酒与书法的巅峰愉悦

酒精作用下的龙飞凤舞

酒醒后看见自己用头写的字,自信地认为:太神异啦,不可多得!于是乎,他在当时得了一个极“威风”的称号——张颠。

然而,就是这个性好酒的男子,却有着惊人的履历:与李白诗歌,裴旻剑舞,合称“三绝”,与李白、贺知章等共列饮中八仙,与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诗亦别具一格,以七绝见长!对艺术极其痴狂,被后世尊称为"草圣"。他就是张旭。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饮中八仙”里,张旭其实是最接近于仙的。不仅因为他的潇洒不羁,还因为他的来去无踪。至今也没人搞清张旭的生卒年月,我们只确切地知道,他活在盛唐。

张旭以草书名世,他将张芝、二王一拉扯,就做了狂草的祖师爷。然而写狂草的他,却练得一手精绝的楷书。张旭的母亲是虞世南的外孙女,因此他从小就学太姥爷,得其笔法,颇类晋人。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楷书《郎官石记》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如世人一般,杜甫只看见了张旭的癫狂

而韩愈则真正懂得了张旭,说:“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张旭他酒后脱帽,以发濡墨,挥毫落纸,更泼墨上墙,用一种忘乎所以的癫狂,向世人宣告着“高兴万岁”。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张旭的狂草,绝非一时兴起的胡涂乱抹,而是蓄谋已久的厚积薄发。

草圣学书,以天地万事万物为师。

平常人看不出端倪,而他总能联系到书法创作,时时刻刻、心心念念,只为做好这一件事。不像张旭一样投入,就不能体会他对书法那份爱,只会觉得真是“痴人”一个。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公孙大娘舞剑,观者甚多,别人只看到剑舞之中的灵动,在张旭眼中却饱含书法神韵。于是下笔龙飞凤舞,变幻莫测。乃至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但凡有动于心者,都成为他挥洒的灵感之源。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后世对颜真卿这样的正能量人物,也多有微词,而对张旭,却几乎没有负面声音。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余光中有首诗赞李白:“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而另外半个盛唐,要留给张旭。

李白是谪仙,张旭是真神。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如果说忘我是一种境界,张旭就到了那种境界吧!忘我也是一种享受,徜徉在书法之中,追自己所好,何尝不是人生一件幸事?

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他醉笔一抹,就是半个盛唐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