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虢季子白盘铭文》的血腥道白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593次浏览 0个评论

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虢季子白盘铭文》的血腥道白

    青铜时代人类第一次觉醒,从原始社会的蒙昧中觉醒。19世纪,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曾精心塑造了一个“青铜时代”,其生动、感人的形象,至今让我们为之心动。但是,只有我们中华民族,才在青铜时代有步骤、有系统地发展为礼乐制度。青铜器与奴隶制度相始终,构造了青铜时代,人类从此摆脱了荒蛮。

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虢季子白盘铭文》的血腥道白

    西周金文,是民族文化的精粹,是传统艺术的精华。西周金文不仅在内容上真实地反映了三千多年前我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民族以及民俗等诸多的情况,而且在形式上与青铜器冶炼铸造技术以及人们的文化艺术审美观念相表里,成为人类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从我们今天发现的大量的青铜时代的青铜器铭文来看,一件件带着远古气息的艺术作品依然保留着那人类进人文明之后的时代痕迹。
    许多青铜器铭文所记载和反映的,正如《诗经·商颂》所表述的“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那样—那是人类进人文明时代所必经的血与火的野蛮岁月。而《虢季子白盘》更是典型的一例。
    李泽厚先生在他的《美的历程》中曾经引用伟人的话说过:人类从动物走来,为了摆脱动物般的状态,最初使用了野蛮的动物般的手段。历史从来不是在温情脉脉的人道牧歌中向前推进的。暴力是文明的产婆,炫耀暴力,歌颂和张扬野蛮,殷周青铜器大多为此而作。夸耀、铭记祖先或自己种种野蛮侵吞的辉煌,割下了多少人的右耳以献大王,杀俘或吃掉非本族人以祭祖和图腾在那时是常理。西周晚期宣王时器虢季子白盘之铭文,以自叙的方式,极其生动地描写了这位虢季氏子白大将军刚强勇武、所向披靡、能征惯战、赳赳武夫的英雄形象。他经纬四方,搏伐捡犹,在洛阳之战中亲自害下了敌人的500颗头颅并割取其右耳呈献给大王。他用绳索捆绑了50个俘虏,等待大王的发落。每当我们读到这些神秘、恐怖并充满了战争血腥气氛的铭文的时候,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正是那个远古的、荒蛮的、动辄杀人吃人的极其惨烈的战争画面。
    今天我们通过铭文看到虢季氏子白大将军当年是如此的野蛮,但从“暴力是文明的产婆”这一人类进化的必经之路来看,当时则有历史的合理性。因此,周宣王对子白将军的战功和品德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并亲自到周庙宣谢、慰劳和宴飨。于是,“赐乘马,赐用钱,用征蛮方,子子孙孙万年无疆”。铭文中“五”、“十”两字是合文,能十分明显地看出与其它字的不同。这是用刀刻上去的,很显然是器成后补刻上去的。也许铸作此器时,活捉敌军的统计数字尚未报出来也未可知。
    虢季子白盘又叫徐季盘、虢季子盘。器主复姓虢季,名子白。西周宣王十二年(前816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氏子白自述作盘铸铭文。清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县川司。当时是被农民无意中挖掘出土的。出土后乡人不知是如此珍贵的国宝,但见虢季子白盘高39.5厘米,口周长137.2厘米,重达230多公斤,在家里使用起来很有用场,于是就把这件名贵的青铜器当作饮马水槽使用。后来被时任宝鸡县令的常州人徐燮发现,占为己有。徐燮离任后将其运回常州老家。太平军占领常州后,护王陈坤书得此宝物并放置在护王府。同治三年(1 864年)4月,淮军将领刘铭传攻下常州后,又将宝盘据为己有,并于同治十年(1871年)运回合肥西乡刘老好自己的老家。新中国成立后,刘铭传的后人把《虢季子白盘》献给了国家,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铭文共8行,计有111个字。铭文四字一句,句式工整,语言洗练,富有韵律,既是一首优美的史诗,又是研究先秦史实的重要文献,历来被学者所推重。
    西周的青铜器多用于较为隆重的场合,其造型讲究、典雅古朴,而青铜器上的铭文,亦须和这种器物的格调相适应。所以,金文的书写形式比此前的甲骨文更完美、更考究、更具书法艺术特色,从而也更具传播性和影响力。从《虢季子白盘铭文》书法来看,这些特征也是十分明显的,因此极具有临摹和学习的价值。虢季子白盘的文字布局疏朗,文雅恬淡,有一股静穆森严之气。其用笔不加雕饰,顺手写来,自然润泽,圆转秀丽,典雅大方而又严整规矩。笔画转折处,圆中透方,字体向外舒展,一张一弛,故其笔势风骨嶙峋又楚楚动人。虽是西周晚期的作品,但在用笔上也带有甲骨文天真烂漫的笔意。在字的结体上,紧密严整,内部排列张弛有序。单就字形来讲,并不十分好看,每个字若单独抽出来细细品赏似乎显得柔弱,可是作为一个整体,却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章法上竖成列而横不成行,线条却坚细圆转,宽展自如,风骨整峻。因此,该铭文风格雄浑劲健,气势磅礴,为西周金文之最优秀者之一。
    该铭文独具特色的章法布局令人叹为观止。凡是临摹过此铭文的书家都会感到,其字距、行距都很宽绰,空白空间余地很大,但是就其整体布白来讲,却是一点儿松弛懈怠的感觉也没有。这一点对后人的启发更大。

<[db:tag]r>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有虔秉钺 如火烈烈—《虢季子白盘铭文》的血腥道白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