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龙门题记 北邙墓志—南记北志话苍凉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817次浏览 0个评论

龙门题记 北邙墓志—南记北志话苍凉

    中国历史上与南朝对峙的北朝是指北魏、东魏、北齐、西魏和北周。政治上的对立,必然会影响到意识形态及思想上的交流与沟通。因此,南北朝时期北朝书风的基调是尚用,南朝是唯美,从总体上讲是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在北朝突然间兴起的洛阳城南的《龙门造像题记》和洛阳城北的邝山墓志群,承袭的是汉魏石刻的书风,是旧有传统的延续和承传。也就是说,北朝的书体,是沿袭汉碑分隶而来,盖其粗犷质朴,不尚风流,均守旧法,姿态横冲直撞,书体古怪猥拙,不似南人之风流而蕴藉,故与南朝书风分庭抗礼,大异其趣。
    北朝没有留下名家墨迹。文献记载北朝书法以“崔”、“卢”两家最为著名。“崔”有崔悦、崔潜、崔宏、崔浩、崔简等,“卢”有卢湛、卢邀、卢僵等。文献还指出,“崔”、“卢”两家书风基本上是继承钟睬、卫灌一路。但因为无作品传世,无法直接探寻其风格的真实情况。北朝碑刻形式多样,数量丰富,特色鲜明。北朝书法被后人以“南记北志”予以表述,在书法史上具有独特地位。虽然北朝书法自问世后在很长的时间里不被重视,但它的艺术性却是客观存在的。从清代开始,人们重新对它进行了审视,并给予了全新的历史定位,从而使它获得了新生。时至今日,“南记北志”至少有两方面的价值已经得到了历史的肯定:一是字体演变的实证。这些作品真实地记录了北朝在楷书演变中所走过的历程,并充分证明北朝楷书是唐代楷书得以辉煌的前提和基础。
二是它的艺术价值。这些作品所特有的阳刚、豪迈、朴拙,是书法美中的一个典型。
    自北魏孝文帝太和十八年(494年)迁都洛阳,彻底实行汉化政策之后,遭到严重破坏的北方经济开始得到了恢复和发展,随之也出现了文化的繁荣。北魏的书法艺术,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得到了巨大的发展。于是,著名的“南记北志”就像一场暴风雨,在一瞬间(前后不到50年)山洪暴发般地覆盖了洛都南北,构成了巍巍壮观的书法群刻。
    北朝的书体,大体上属于从隶变楷的过渡性书体。因北朝以北魏立国时间最久,存世作品最多,故书法史上称北朝书体为“魏碑体”、“北碑体”或“魏碑”。魏碑实际上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佛教造像题记,多集中在洛阳城南的龙门石窟。一部分是世俗的墓志,多集中在洛阳城北的邝山墓地。此即所谓“南记北志”。当然,魏碑还包括北朝的其它墓志碑文如《张猛龙碑》、《马鸣寺碑》等所有的北朝碑刻。
    当然,产生“南记北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北方统治者为了巩固其统治地位,除利用汉族的封建文化,积极推尊儒学外,还利用佛教来麻痹人民,佛教由此大行天下。北朝倡兴佛教的特点是重在佞佛求福,所以寺院、石窟的建造,达到了极其狂热的程度,尤其在北魏达到了极盛时期。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债佛造像和刻制墓志之风席卷北魏全国。
    我们先看“南记”。著名的“龙门石窟”位于洛阳城南13公里以外的伊水河两岸的东、西龙门山上。南北长约1公里。龙门石窟始凿于公元494年,即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初,历经北魏、东魏、北齐、西魏、北周、隋、唐、北宋诸朝,历时400余年雕凿不绝,因此,传世书迹特别多。据统计,龙门石窟群现存洞窟1352个,造像10万余尊,造像题记和碑喝3600多块—仅北魏时期的造像题记就有2000余块—数量之大堪称世界之最。

龙门题记 北邙墓志—南记北志话苍凉

    【北魏】《刁遵墓志》初拓本:
    《刁遵墓志》于康熙年间出土.其书名在清初即显于世.至今未衰。原石现藏山东省博物馆。洛阳墓志在清初出土甚少,大概只有《刁遵墓志》、《崔敬琶墓志》等几方传于世,迄清末
民初元魏墓志才在河南洛阳北邝山一带大量出土。因此,早期的《刁遵墓志》名声很大.因少而弥珍.《刁遵墓志》浑厚雍容.用笔凝炼.是其它诸元魏墓志所不及的。

    这些造像题记许多是出自一般民间石匠之手,故狠琐鄙恶者不少,但多数属于上乘佳作;有些则是书法精品,堪称书苑奇葩。此处造像题记不但数量多,而且风格多样,因此,可以与东汉的隶书碑版相媲美。在这众多的造像题记当中,尤其以《比丘惠成为亡父始平公造像题记》、《杨大眼为孝文皇帝造像题记》、《孙秋生造像题记》、《魏灵藏造像题记》为最佳。人们把这四件作品称为《龙门四品》。这是北魏时期题记书法的代表作品,是魏碑书法之精华。而《始平公造像题记》又是《龙门四品》中的代表作,写于北魏太和二十二年(498).《龙门造像记》多为阴刻。其实,历来碑文大多数也都是阴刻,阳刻的作品很少。而《始平公造像题记》独为阳刻,且有界格,这在古代石刻中极为少见。石刻自古至北魏,绝大多数碑刻不署书者姓名,故人们欲就石刻诸书以论其人其事比较困难。《始平公造像题记》则又是这为数极少的一个特例。《始平公造像题记》在落款的地方十分清晰地写道:“朱义章书,孟达文。”
    就书法风格而言,《始平公造像题记》字体端庄,结构谨严,笔画方整俊快,显得锋铎爽利,是魏碑中的典型风格之一。它笔画折处,重顿方勒,锋芒毕露,显得雄峻非凡,一反南朝靡弱书风,以阳刚之美流昭示于后人。包世臣在《艺舟双揖》中称颂“北朝人书,落笔峻而结体庄和,行墨涩而取势排宕”。继之,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中有“魄力雄强”、“气象浑穆”等“十美”之观点,并说“魏碑无不佳者,虽穷乡儿女造像,而骨血峻宕,拙厚中皆有异态,字亦紧密非常。……故能择魏世造像记学之,已自能书矣。”从此,这些被人们所忽视并沉寂了千年之久的北魏书体,在包世臣、康有为等人的竭力鼓吹下而大兴于世。
    以上是“南记”。我们再看“北志”,即洛阳城北的邝山墓志。邝山又名北芒、北邝,是蜻山向东延伸的余脉。中原这一脉是既不雄伟也不险峻的山峦,洛阳人说“上了邝山不见山”。虽然如此,但邝山却埋藏了浩瀚的人文情怀。有人说游洛阳不看邝山是不完整的。邝山,它南系悠悠洛水,北临滔滔黄河。面向苍苍A岳,背负巍巍太行,水低土厚,气候温和,是历代“阴阳风水先生”看重的风水宝地。洛阳曾是13个王朝的故都,在长达16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皇亲国胃、达官显贵死后也多葬于邝山上下。邝山之上家连家,墓压墓.古墓之多堪称中国之最。所谓“北邝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在唐初诗人沈侄期的眼中,繁华的洛阳城外,这块北带黄河、南望伊胭的风水宝地上,层层迭迭的名人墓葬,已足以引发思古幽情。于是,沈伶期吟咏道:“北邝山上列坟莹,万古千秋对洛城。城中日夕歌钟起,山上唯闻松柏声。”因此,邝山39墓之多,剩余之处几无卧牛之地。今天我们再上邝山,虽然满山的祭殿和道碑都已荡然无存,但一座座古墓却仍然作为荣耀的残余盗立于黄河岸边;虽然已经显得清冷寂寞,但仍作为一部无言的历史,默默地诉说着苍凉的尊严。
    数百座高大巍峨的古墓家在邝山土岭上星罗棋布,森然壮观,堪称中国的“金字塔”群。在邝山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段内,仅皇家陵园就有五处:东周王陵区,埋葬着东周25位国王中的8位。东汉皇陵区,埋葬着光武帝等5位皇帝。还有曹魏皇陵区、西晋皇陵区、北魏皇陵区等。此外,三国蜀后主刘禅、南陈后主陈叔宝、南唐后主李煌等也都葬于此地。至于一般富贵人家的墓葬,更是不可胜数。今天的邝山土岭上已经看不到沈侄期所歌咏的松树了,唯有古墓39上的杂草和荆棘在秋风中猎猎作响,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早已远去的辉煌。
    邝山出土的墓志达四千多块,其中北魏墓志就有三百多方,可谓巍巍壮观。由于墓志埋于地下,未经风吹雨打、自然风化,出土后多数铭文清晰如故,字口完好。北魏墓志书法精巧多变,体制多样,清晰可辨。碑志书法较之题记书法工整细腻,秀润严谨,略带隶意,大体属于从隶到楷的过渡性书体,书法史上称之为“魏碑体”或“北碑体”,也称隶楷。墓志书法中较著名的有《元怀墓志》、《元铎墓志》、《元倪墓志》、《元瑛墓志》、《元显隽墓志》、《高猛墓志》、《元鉴墓志》、《石碗墓志》、《常季繁墓志》等。
    邝山是北魏统治集团墓葬最为集中的地区,尤其是皇室元氏宗室的墓志最有代表性。以元氏皇族为主,如孝文帝儿子元择、元怀、元倪和女儿元瑛、女婿高猛的墓志都属于墓志中的佳品。其中《元倪墓志》刻工极精,运笔娴熟,能将原书笔意较细腻地表达出来。方圆兼施得体,墨色丰腆饱满,笔画起止处随意开张,字体显得圆润秀美。《元显隽墓志》书法俏丽俊秀,镌刻细致精美。运笔动中求静,笔法圆润遒美,撇笔舒展,捺笔整促,横画从容,竖画紧密,字密行疏,气贯韵足,充分体现出了书写者与镌刻者毕恭毕敬的神情。同时,墓志上面还画有界格,疏密相当,与摩崖书法的雄强刚劲相比,更显得精美秀丽。
    邝山墓志几乎都是书写水平极高的楷书。从字体上看,可以代表当时楷书所达到的成熟程度,风格以秀美娟雅为主。这些官方崇尚的标准楷书,形成了显示皇室尊贵典雅气派的“邝山体”,从中可以看到北魏文人书家楷书的整体风格与审美取向。

毛笔书法字体下载 兰亭序书法
<[db:tag]r>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龙门题记 北邙墓志—南记北志话苍凉
喜欢 (1)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