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南宋书法题跋 释德洪《石门题跋》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777次浏览 0个评论

南宋书法题跋 释德洪《石门题跋》

        南宋书法题跋,既有《金石录》、《隶释》、《隶续》、《广川书跋》等当时就成书刊行的专著,也有毛晋始为辑刊的《石门题跋》,还有后世从毛刊《晦庵题跋》、《放翁题跋》、《后村题跋》等书中再抽辑出纯粹论书之篇的简编本。再有一类,就是见于后人编纂的专集,如《兰亭考》、《兰亭续考》,几乎把两宋时代重要文人题跋《兰亭序》的重要篇章全部收罗,比如《兰亭续考》中仅李心传一人之跋就有二十则之多。当然,更多的还是散见于各自的别集中。鉴于《金石录》、《隶释》、《隶续》在前章专论南宋金石学时已有阐述,以下不再讨论。以下仅择其有代表性的五种作一简介,作者身份或儒或释,或以诗文擅名,或以学术见长,其作或以考论为主,或以抒情专美,时间上也基本涵盖南宋各个历史阶段。
      
          (一)释德洪《石门题跋》

         释德洪(一名慧洪,亦作惠洪,号觉范,又号冷斋,1071-1128)虽然是主要活动于北宋晚期的人物,但考虑到他卒在宋室南渡之后,加之其晚年活动范围多在南方,当年曾宏父在辑刊《凤墅帖》时就把他列为“南渡名贤”之列,因此本著也把他置于南宋,以作本小节之开篇。

        传世《石门题跋》二卷,其书始出毛晋《津逮秘书》之辑刊,卷一称“题”,凡四十八篇;卷二称“跋”,凡六十五篇,合计一百一十三篇。其中又有一篇多则之作,如卷一《题平沙远水图五首》,卷二《题东坡山谷帖二首》等。后有毛晋题记一则,有云:“宋僧能工诗文者不少,辄有所附托以名天下……皆非能特立者也。求如雷霆发声、万国春晓者,惟洪觉范一人而已。谢无逸称其得自在三昧于云庵老人,故能游戏翰墨场中,呻吟謦咳,皆成文章;陈莹中喻其如山川之有飞云,草木之有华滋……”是编二卷,《丛书集成初编》据毛刊本影印收录。又,释德洪传世文集《石门文字禅》三十卷,为其门人觉慈所编,其中有题跋三卷,即卷二五、卷二六为“题”凡八十四篇,卷二七为“跋”凡六十五篇,共计一百四十九篇,较之毛辑《石门题跋》多出三十六篇者,正是卷二五著录的篇目。或因《石门文字禅》卷二五所题多禅门之作,或因所据底本有别,遂使毛氏之辑有此三十六篇之缺乎?又,日本学者中田勇次郎《中国书法理论史》记“有《石门书跋》二卷”,其本未见,不知作者误记还是译者之误。
       
        释德洪以禅学与诗文结交了黄庭坚(1045-1105)。论习禅,黄庭坚是道兄;论诗文,黄庭坚更是前辈。二人的交往集中于崇宁二年(1103)十二月,黄庭坚流放宜州逗留长沙期间,晚辈向前辈求教问道,前辈赠题提携晚辈,经过名满天下的山谷老人的推扬,德洪(惠洪)愈加出名。因此,德洪论诗论书,均尊崇苏轼及“苏门四学士”,这一点从《石门题跋》中多相关之作可以看出。德洪题跋尤其喜欢引用黄山谷语,这与二人同习禅学有关,也与德洪刻意追随有关。因此,他的书法题跋,往往表现出特有的禅宗意趣,而与苏、黄尚意书风主流思想以及重视人物气格的艺论观相一致。如有言:

         东坡、山谷之名,非雷非霆而天下震惊者,以忠义之效与天地相始 终耳,初不止于翰墨。王羲之、颜平原,皆直道立朝,刚而有礼,故笔迹至今天下宝之者,此也。予于云岩讷室观此帖,皆其海上穷困时自适之语,然高标远韵,凌秋光磨月色,令人手玩,一饭不置。若讷当藏之名山,以增云林之佳气。

        予自南来,流落山水,久不见伟人,便觉胸次勃土可扫。宣和二年冬,涌师于湘西古寺中出以为示,如见苏、黄连璧下马,气如吐霓也。

         山谷翰墨妙天下,盖所谓本分钳锤。至于说禅,自到于三老之后,则似搀夺行市,奇杰之气,光风霁月,如珥立殿陛之下,何其照曜哉!漳州正道书记于东山雪朝出以相示,便觉增清山川,精神秀发。道虽一枝一钵,求实于己者无有。然骨董箱有此轴,殆可与连城照乘争价也。(圣教序。

        秦少游、张文潜、晁无咎,元祐间俱在馆中,与黄鲁直居“四学士”。而东坡方为翰林,一时文物之盛,自汉唐已来未有也。宣和四年七月,太希先倒骨董箱,得此三帖,读之为流涕。呜呼!世间宁复有此等人物耶?

        毛辑《石门题跋》未收之作,其实也有精彩之篇,其虽玄言梵典,但也意味隽永,如《题黄龙南和尚手抄后三首》云:

        予犹及见丛林老成人,皆云黄龙南禅师游方时,尝至归宗宝鬔头,方会茶师,却倚而坐,宝呵之:南书记无骨耶?师惊顾,玉立如山。又至栖贤,题禅师教令坐禅,久之得定,因诵《首楞严咒》终其身。建中靖国元年春,修水祖超然出云庵所蓄此书为示,点画奇劲,如空中之雨,小大萧散出于自然。予置卷叹曰:成德之人,其所作为,虽点笔弄墨之际,亦自卓绝,况其不可名者乎。某题。

        黄龙南禅师手录《四十二章经》一卷,笔法深稳庄重而若瘦,得颜平原用笔意。云庵老人生平无所嗜好,独秘畜此经,偶为人持去,十余年莫知其所,与客论字未尝不搏髀追绎之。其师希祖得于筠溪胡氏家,出以示予曰:君其宝之,政使此字不工,犹足以为希世之珍。矧工如此,又云庵所爱而不忘者乎?

        欧阳文忠公曰:论书当兼论平生,借使颜鲁公书不工,世必珍之。苏东坡亦曰:字画大率如其为人,君子虽不工,其韵自胜,小人反此也。老黄龙非其以笔墨传世者也,而其书终亦秀发。乃知欧、苏之言,盖理之固然。石门某谨题。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南宋书法题跋 释德洪《石门题跋》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