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书法思考网,注册用户可以投稿!
  • 嘟嘟券新版已经上线,领券再购买可省下很多钱嘟嘟券

笪重光论书“非工力深者不解其难”

书法史 笔耕砚田 3年前 (2019-06-18) 752次浏览 0个评论

笪重光论书“非工力深者不解其难”

    笪重光(1623-1692)字在辛,号江上外史,郁冈扫叶道人,江苏句容人,顺治进士,官御史,巡按江南,工书画,著有《画签》、《书筏》。
    《书筏》全文不长,仅29条,基本上是其作书的心得体会、技法经验的总结,写得比较朴实。自有笔论以来,论书写用笔之理之法者多矣,但还没有人能像他这样把书法从笔画运用到整个书法形势分解开来,进行技法美学论述,能像他这么深人而有条理。故清人王文治跋语称:“此卷为竺书中无上妙品,其论书深人三昧处,直与孙虔礼先后并传,《笔阵图》不足数也。”
    如关于书法形势的掌握,如何立体,如何求得气势舒展,筋之融结,脉络不断,骨肉调匀,意趣呈露等等,他不是笼统地讲需要,而是抓关键、抓主要矛盾。他认为:

        笔之执使在横画,字之立体在竖画,气之舒展在撇捺,筋之融结在纽转,脉
    络之不断在丝牵,骨肉之调停在饱满,趣之呈寡在钩点,光之通明在分布,行间
    之茂密在流贯,形势之错落在奇正。

    有没有绝对化或片面性的地方?有。关键在于他有这种分析问题的精神、认识问题抓根本的方法:许多矛盾中总有最主要的矛盾,最主要的矛盾中总有矛盾的主要方面。抓住主要矛盾,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而不作形而上学的理解,至少在书法技艺的训练中可以明确掌握每个环节的基本目的和基本要求,至少在审美中得以了解其审美效果何以产生,或何以未能达到。作为一个有充分实践经验的书家,当然不是说“笔之执使”只在横画,“字之立体”只在竖画等等。但是必须看到如何能最实际地检验一个书家执使运笔的修养呢?—首先看横画。(这当然是就真书说的)如果这一横画写来平中奇,似奇反正,饶有韵味,其他用笔的能力就可以想见了。因为它是书法的基础。就多数字来说,横书的正稳决定一个字的基本体势,这也是事实。
    这一系列论述中确有不确切、甚至很不确切的地方(如脉络之不断在丝牵,骨肉之调停在饱满等),但将书法的整合机制分层分解开来,研究它们的分体效应,这一种方法却是书法原理研究的新发展。如关于不同点画的发笔方法及其审美效果,他就能由此作出新的分析:

        横画之发笔仰,竖画之发笔俯,撇之发笔重,捺之发笔轻,折之发笔顿,裹
    之发笔圆,点之发笔挫,钩之发笔利,一呼之发笔露,一应之发笔藏,分布之发
    笔宽,结构之发笔紧。

    事实上,他确实是力图用矛盾的辩证统一观考察书法美学现象的:

        真行、大小、离合、正侧,章法之变,格方而棱国,栋直而纲曲,佳构也。
        劲拔而绵和,圆齐而光泽,难哉,难钱!
        将欲顺之,必故逆之;将欲落之,必故起之;将欲转之,必9折之;将欲掣
    之,必故顿之;将欲伸之,必故屈之;将欲拔之,必故压之;将欲束之.必故拓
    之;将欲行之,必故停之。书亦逆数焉。
        活波不呆者其致豁,流通不滞者其机国,机致相生,变化乃出。

    所有这些,都反映耸重光“本乎天地之心”,以矛盾统一的观点,在观察思考书法现象。但是,也必须看到,他也只能局限在帖学风范内,一切按晋唐书法确定形象审美要求:

        使转圆劲而秀折,分布匀豁而工巧,方许入书家之门。
        横不能平,竖不能直,腕不能展,目不能注,分布终不能工。分布不工,规
    矩终不能国备。规矩有亏,难云法书类。

    符合这一规矩就算“法书”,他没有看到明之台阁体(清称馆阁体),确都横平、竖直,分布极工,规矩圆备,虽云书法,却没有艺术审美意义和价值。具有艺术价值的“法书”,并非只在技法规矩之圆备。
    虽然他自己是书画家,有自己的实践经验,但是,他也有为旧观念所惑,而不敢正视事实之处。他和冯班一样,对“中锋用笔”也有盲从、迷信、绝对化的地方。
        能运中锋,虽败笔亦圆;不会中锋,即佳颖亦劣。优劣之根,断在于此。
    只要能用中锋作书,败笔也圆劲;不见中锋,最好的笔势也不算好字。中锋决定书之优劣。说明他并没有认真研究晋唐真迹,听信舆论,自己受骗,又骗别人。而且即在此时,他还一个劲儿强调多媚多姿,告人以求媚、求姿之法:

        肉托毫颖而胰,筋藉墨沉而润,映则多媚,润则多姿。
    而且说“非工力深者不解其法”,实足见其认识之局。

    值得一提的是他首次从书写载体与书写的整体效应上思考书法:

          “画”,能如金刀之割净;“白”,始如玉尺之童齐。

    这是讲:有肯定的点画分割,才显示“白”的审美效果。    书家创造了“黑”,也同时创造了特定的“白”。如何创造?
        匡廓之白,手布均齐,散乱之白,眼布匀称。
    框架、轮廓之空间,可以挥运之手布置均齐;字内外散乱之白,在书写中凭视觉去合理安排,并认为书之“精美出于挥毫,巧妙在于布白”。他虽然还不能对黑白的视觉效应作科学的分析,但他把问题提出来了。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如侵权,联系删除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笪重光论书“非工力深者不解其难”
喜欢 (0)
关于作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